首页 > 戒友原创 > 自由专栏:新人遇到的几个常见问题的分析
2018
12-19

自由专栏:新人遇到的几个常见问题的分析

最近看到群里有几个新人常讨论的问题,今天正好有空,逐一分析一下,供参考:

问题一:是否该“整天想着戒色的事”

回答这个问题,首先要了解一个理论:人要成长,需要经历四个阶段:
①无意识的无能;
②有意识的无能;
③有意识的有能;
④无意识的有能。

很多戒友之所以会提出“是否该整天想着戒色的事”这个问题,背后的原因是因为感到了痛苦——知行不一的错位感。也有戒友咨询我,“以前不戒的时候还好,现在反而觉得自己被戒色搞得有些神经质了”。
让我们回归到上述理论中来看:
一个不知戒色、沉溺于邪淫的人,对应的是阶段①,即“无意识的无能”(思维上不知道,行动上做不了);
一个知道该戒色、仍沉溺于邪淫的人,对应的是阶段②,即“有意识的无能”(思维上知道,行动上做不了);
一个知道该戒色,也主动采取行动去戒色的人,对应的是阶段③,即“有意识的有能”(思维上知道,行动上主动去做);
一个认真生活,采取的行动都是有益于自己的人,对应的是阶段④,即“无意识的有能”(习惯成自然,不再刻意的去用思维和情绪调动行动,而是习惯性的去做)

分析至此,可以看出,解决痛苦的办法应该是加强行动,让自己进入阶段③,而不是“破罐破摔”,把问题归咎于自己的戒色意识,为了暂时逃避痛苦而抛弃戒色意识倒回到阶段①。
所以,“是否该整天想着戒色的事”,这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。你的痛苦不是出自于你“想着戒色的事”,而是你只在痛苦的时候才想起戒色的事,并且往往只想不做。
那怎样才能从阶段②进入阶段③呢?
答案只需要两个字——“行动

“一件事物能给你多少回报,取决于此前你为之付出的多少。”
当你觉得戒色无力时,先问问自己在这件事上投入了多少。

问题二:是否该“数着自己戒色天数”

“戒色天数”是一种形式,所以其实这个问题的根本目的在于“是否该注重戒色形式”。
要回答这个问题,需要从两个层面来分析:
①戒色的目的:
每个人的目的不同,但从成功前辈的经历来看,将戒色目的概括为“做出有益的选择,认真负责的生活”,应该没有大的争议。
每个人都有着“避苦趋乐”的本能,我们的一切行为也都是受这样的思维所支配的。但是,很多事情的“苦”和“乐”并不是那么直观的,我们的痛苦正是因为在过去做了很多“看起来很快乐,实际上很痛苦”的事情,比如SY、酗酒、抽烟等等。
过去的错误决定了现在的苦果,所以我们要用现在的努力换取明日的收获。
②如何达到目的:
达到目的的前提,是我们进行了“改变”。而要将好的东西添加到自己的思维、行动乃至习惯中,第一步就是采取一定的形式,然后重复。各类励志书中都常常提到“21天养成习惯”的理论,而这种理论的核心就是初期的坚定重复——因为你是在破除旧的思维和习惯,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正在树立新的习惯,并且时常看着它一点点的成长。
记住,“久而久之”和“自然而然”是不会让你养成一个好习惯的。

那么,“为何很多成功的前辈说不清自己戒了多少天”呢?
首先我们应该看清楚这句话中的主语——“成功的前辈”,也就是说,戒到几百上千日的前辈们,有些可能记不清天数或者没有在记着天数了,但这不代表他们一开始的时候不去记自己的天数,更不代表天数本身和戒色无关甚至就只是单纯的副作用。
这个道理,就好比武术大师每天可能只是散散步,而刚入门的新手觉得每天站马步打木桩太辛苦,心想“大师都不站马步”,然后自己便也每天只是散散步而已。
分析至此,或许会有戒友急不可耐的要问“我不需要听这么多,只需要告诉我该不该记着天数”。不论我们戒色还是做其他事,首先应该学会独立自主。戒色给予你的回报,从来不是什么结果,而是这个过程。很多戒友把过去伸手要种子的习惯的带到了戒色中来,这一点不改变,是不会进步和成功的。你需要的,是学会动用自己的脑子,学习各种得出结论过程中的方法和知识,然后自己找出自己的结论。

问题三:破戒后的惩罚是否有必要性

是不是需要惩罚,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破戒——是看做前一段努力白费的一个终点?还是看做发现了问题需要提升自己的下手之处?
如果是前一种认识,会觉得之前这一段已经过去了,破都破了,再罚只是事后诸葛亮而已。戒色的持续时间,不是运气和偶然,而是你的思维、觉悟和行动的综合指针,破戒说明你的觉悟目前只能达到这个层次。如果不改变,下一次还会在这里跌倒——思维、觉悟和行动不提升,戒色的天数就不会提升。
觉悟从何而来?从解决问题而来。破戒是提出问题的一种极端形式,而惩罚就是为了让我们将更多的感受与破戒这件事联系起来,让我们记住,并且不再犯同样的错误。
每一个决定戒色的人,之前势必都多次体会到那种SY之后的悔恨、自责和愤怒,以及势要改变一切有所作为的雄心壮志。但结果呢?过去一次次的失败,就好比从思维的浪花中跳起的泥鳅,我们只是在那一刻看到了它,过后就忘了,直到下一次失败;现在,当你有了戒色意识,破戒后开始想用手去抓了,但却发现如果你不借助工具,你是根本抓不住那转瞬即逝的挫败和问题。这就是很多戒友现在的问题——不采取行动,对自己的“戒色意识”盲目自信。人的脑子在对外时很神奇,但在对内时却往往异常的愚笨和健忘。如果你不把惩罚、反省和破戒捆绑起来,无异于徒手抓泥鳅,然后不了了之,直到下一次破戒。

请注意,上一句话中说的是“惩罚”和“反省”,也就是说,只记着惩罚而不反省,同样是没用的。
为什么?因为惩罚是为了让我们记住问题,而反省才是帮我寻找答案。不找答案而把问题背会了,久而久之当你再次遇到问题时第一反应很可能就变成了“我先把惩罚做了,然后再去心安理得的破戒”。这同样是一种非常错误的做法,我本人也经历过这个阶段。
最后,有不少人问过“该怎么惩罚”:这还是一种伸手党的懒惰思维,怎么罚这种问题我相信自己动动脑子是绝对可以想出来的,作为一个智力正常的人也一定能分辨出来什么惩罚是好的可取的,什么是错误的不可取的。你是在自罚,不需要按照别人的既定标准。从戒友们的经验来看,一般以健身、捐款、练字之类的居多。还是那句话,动用自己的脑子,寻找自己的答案。

问题四:所谓的“大汗伤阳”

戒色需要多一些实证的精神,一个道理对不对、有没有效果,自己去践行,不要被别人指着走而迷失了方向。精神、意志与身体,从来都不是也不可能是舒舒服服就能自己成长的,肌肉之所以会变的有力,是因为每一次的锻炼撕裂了旧的肌肉纤维,而新生的肌肉纤维就会比上一次粗壮那么一点点,然后在下一次的锻炼中再被撕裂,再新生,越加强大。精神与意志也是如此,不断的自我挑战是提升自己的不二法门,这也正是现代军队训练的意义所在。按理说,打仗比的是枪法,不比叠被子、站队列、单双杠和越野跑,但是之所以部队对于这些“细枝末节”如此严格要求,是因为这些东西可以磨练一个军人的意志,只有这些小事上锻炼了自己,当面对生死之类的大事时才能有做出选择的勇气和智慧。《士兵突击》里的伍班副说过:“我们相信,良好的内务是可以锻炼军人的素质的。” 这就是坚持这些看似“没用”的事情的意义。
人是有可塑性的,我们不是要恢复到过去的自己,而是要练成更好的自己。一分耕耘一份收获,冬天很冷是没错,但夏天也很热,秋天还很干,严格来说都是负面因素。很早以前看过一篇文章,过去日本的家长会让孩子大冬天只穿个兜裆布训练,这或许太过于极端,但也从侧面说明了恶劣环境的另一个作用,那就是对精神的破而后立。
身体有没有阳气、具体是什么我不好解释,但心里有没有阳刚之气,以及怎么得来我却很肯定也很清楚。对我个人而言,戒色是为了变的勇猛果敢,而不是畏首畏尾老态龙钟。二十几岁的青年人,就应该拿出这个年龄该有的朝气和精神头。
我不反对中医的某些理论,我只是讲一下自己的经历,而不是“别人的”、“听说的”或“有人说”。戒色初期,往往缺的就是拿行动去验证的精神,把过去要种子时的伸手党习惯带到了戒色中,这是必须根除的。高中政治课讲的“扬弃”二字很多人都忘了,从对一个事物的极端迷信,转到对另一个事物的全盘接收,这并不好,会阻碍你的进步。事关中医、传统文化、以及西医等等,凡是一个存在,都是在不断的否定和完善中发展的,去糟粕取精华,结合现实结合自身实际才能有用。
记住一句话:看起来舒服的,一定不会让你进步。

Ps:很多最初参与这个话题的戒友已经不在群里了,自己作为这个各种极端化的“大汗伤阳论”的坚定反对者却有幸一直待在这里,这绝非说明我比他人强,只能理解为我有幸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并贯彻了下来。这一次戒色以来至今日,已经跑过了700多公里的路——冬夜里、烈日下、春风中,都有过。一开始并没有觉得跑步这件事和戒色有多大的关系,后来逐渐发现,我能感受到一种“身疲心盈”的状态,一种偶尔在匀速运动中出现的精神集中和非常平静的感觉,以及很多平时想不到的感悟。很多东西可能都会欺骗你,但对于跑步的人来说,你跑过的路,一定不会欺骗你。
大汗伤不伤阳,这个问题已经不是我关心的了。我所感受到的,只有在一次次的大汗淋漓中,在一次次的逆欲而动中,有了力量——身体的力量,以及内心的力量。
人的进步,在于对旧界限的突破,而突破一定不是坐着空想能想出来的。
我曾说:“空修难进,空悟难常”。这也是在一次跑步中悟到的,说的就是自己有时出现的那种拿起手机之乎者也,放下手机继续无聊的状态。无论你有多么大的决心,多么强的意志,最终都必须回归到行动上来,而不是坐着想,躺着看。
贯彻信仰的,不是晦涩的名词和深奥的语言,而是行动。

问题五:关于兼爱与助人

戒色这件事上,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,但是在你想帮助别人之前,先得把自己这块材料铸造成器。
在助人上面,往往存在两种问题:
①强迫:
有些戒友,刚知道戒色、佛学以及传统文化时,就急不可耐的到处推销宣传自己的观点,如果对方不从,更有甚者则会开始大肆诋毁和诅咒。这种极端的做法是极少数,但也值得我们警惕——无论我们学了什么、懂了什么,注意力始终应该集中在自己的身上,而不是去强求他人必须与自己一致。你的经验与心得,可以供人参考,但绝不该迫人执行。
无论你学习的是传统文化,还是佛学知识,或者现代科学,你只是在更新和构建你自己的知识体系,可以为他人提供参考,向感兴趣的人分享自己的心得,而不能在自己的体系构建起来以后就想着摧毁和同化他人的世界观。
我们需要记住,学习知识是为了帮助他人,而不是干涉他人,无论你的目的多么高尚,你的权力仅限于提供参考。
②空谈:
有些人把大把的精力放在举报黄网、扔漂流瓶之类的宣传上,将这种行为当做了戒色。
群里曾有位戒友说过:“戒毒成功的人,没有一个是想着如何减少种植、打击乃至禁绝毒品而成功的,都是对着自己发狠,与自己的欲望作斗争,在一次次纠缠中险胜的。”我认为戒色也是这个道理,作为新人,应该确立的是,斗争的对象不是别人,不是外物,而是自己,自己的习惯、毛病、思维。从源头上杜绝固然没有错,但这种过于大的目标是没有任何可操作性的,而且请允许我直白的批评——我们往往表面上是在做着“最伟大的事”,实际上只是自己过去固有的“伪完美主义”背后的拖延症和懒病在作祟。诚实的问问自己,我们真的是为了天下太平么?还是不想跑步锻炼早起日记读书,相比之下选了个又轻松又“伟大”的戒色方式呢?有些选择,如果大到了一定程度,就必然成为“假”和“空”了。
所以,我们的正道,应该是对自己发狠,集中精力于内才能产生力量。

那么,“只顾自己不顾他人”,这是一种自私吗?
我不这样认为。
如果我在食素、戒色、跑步之初,对周围朋友大谈特谈“慈悲”、“正道”、“马拉松”如何如何,恐怕没有人会相信。并且,大家甚至可能因为对我个人的夸夸其谈的反感,进而延伸到对食素、戒色和跑步这些事情的反感。如果不只是我,还有其他人也这样做,就会让更多的人反复见到这样夸夸其谈的人,反复的加强对食素、戒色、跑步这些本来很好的事情的误解和反感。网络上的戒色吧常被冠以邪教之名,这其中纵然有很多恶意诋毁的因素,但更值得反思的,就是很多人在前赴后继的实现着上述的这种假设。
戒色之初,我从不对人大谈特谈自己在干什么,自己干的事有什么意义之类的话,而周围的朋友也是在逐渐发现了我的一些改变之后,才主动来询问我采取了什么行动,进而很多人对素食、戒色和跑步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很多人尽管不能严格的执行,但也开始有了行动的意识,比如少吃肉、节欲以及有计划的锻炼。
我没有扔过一个戒色的漂流瓶,在初期举报过几个网站后再也没举报过,但我不认为这是自私。因为我看重的,不是“公与私”的这种名义,而是实质的结果。

如何时刻提醒自己呢?记住一句话足矣:说你做过的,做你想说的

爱是推己及人的,先把自己做好了,学会爱自己了,你才可能理解爱别人的意义,才能真正的对别人产生良善的影响。
最能说话的,是行动。

自由之翼

最后编辑:
作者:小戒
想收到每日最新高质量文章,可添加微信id:jiese360,或者微信直接搜“戒色”,小戒在微信上等你。

留下一个回复

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。